我要投搞
· 地址:湖南·长沙市晚报大道89号
· 邮编:410016
· 电话:0731-82194891
· E-mail:hnjcph@vip.sina.com
您现在的位置:湖南少年儿童出版社网 > 主题橱窗 > 精彩书评 > 内容阅读

每一个孩子都是要长大要独立的——赏读秦文君“王子”三部曲之《王子的长夜》

来源:  时间:2012-12-28 15:11:22   作者:吴岚冲 
  

  《王子的长夜》是儿童文学家秦文君的最新原创幻想小说“王子”三部曲的第一部。它被业界称为秦文君乃至整个国内严肃儿童文学向幻想文学转型的尝试。《王子的长夜》的封面很能反映整个故事的氛围:小男孩双手紧紧扯住被子,眼睛直盯着暗处的狼影。它供着背脊,两只爪子搭在床幔上,一动不动。蓝色的背景和灰色渲染的狼影,营造出了孩子的恐惧感。但与此同时,床头红色灯罩的台灯散发着柔和的黄色光线,给这个黑暗的世界带来了光明、温暖和希望。

  不同于天马行空的童话,儿童幻想小说的魅力在于,能着眼于现实生活中的故事,利用想象的翅膀为小读者创造未知而又似乎真实存在的世界或事物,给他们带来想象的真实。《王子的的长夜》是典型的幻想小说,幻想文学的三个基本要素——现实世界、入口和幻想世界,它都鲜明地具有。

  现实世界:生活的真实

  《王子的长夜》的主人公叫“王子”。说到这个名字,很多人都会联想到安东尼·德·圣艾修伯里的经典奇幻小说《小王子》。但是秦文君的故事与《小王子》,除了主人公的名字类似外,两者毫无关系。“王子”不是来自地外星球,也不是地球上过去现在将来任何一个国家的王储,而只是中国的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在小说的开篇,作者为我们展示了王子拥有的美好生活现状:妈妈美丽温柔,爸爸浪漫迷人幽默好玩。可以说,“王子”是生活在当下的一些独生子女的典型形象。作为家里血脉的唯一继承人,他有着优越的物质条件,享受着全家人的宠爱。但是每个孩子都是要长大的,王子不可能永远当王子,总有一天,他要接过“国王”的皇冠,成为一个新的“国王”。

  虽然自从出生起,孩子就要度过无数的第一次:第一次笑,第一次说话,第一次叫妈妈爸爸,第一次走路……慢慢地,孩子越长越大,开始有意识地独立生活:第一次独自睡觉,第一次上学,第一次独自在家……但这种独立,是不彻底的,孩子身旁总有父母的陪伴和鼓励,并没有完全脱离父母的庇佑光环。孩子们知道自己能从父母那里获取各种援助。当感受到恐惧、受到欺负、遇到困难时,他们只要哭叫地呼喊爸爸妈妈,大人自会向孩子伸出援助之手,处理好一切。正如《王子的长夜》的开篇所言“有妈妈守护的夜晚,王子能睡得很香很沉”。

  但是如果有一天,父母真的不在了,亲人真的不在了,朋友们也真的不在了,他们一一“死去”或者消失,孩子失去了原本可依靠的力量时,他们将怎样面对剩下的世界呢?这正是《王子的长夜》里要展现的境遇。秦文君在《王子的长夜》里为小读者们精心设计和编制了一个大人和朋友相继消失和不在场的幻想故事,期望让孩子们在文字的幻想王国里,用文字阅读来经历人生的多种可能性,以获得应对未来独立生活的智慧、勇气和能力。

  不经任何文字交代,各种神秘古怪的事物就突然出现在孩子的周围。初读《王子的长夜》,读者或许会觉得故事中弥漫着一股阴森恐怖的气氛。这是必然的,面对这样的处境,害怕恐惧是孩子的自然反应,秦文君不回避恐惧。但是作者没有把美好的生活赤裸裸地毁灭给小读者看,而是精心安排了一系列的过渡情景,让孩子慢慢地接受和适应这种突变,给予孩子精神上的鼓励和情感暗示。如文中,妈妈在临行前给王子准备好了一切,并精心留下了三件礼物:勇气、爱心和一个表情坚毅的塑胶宇宙巨人。后来,这些东西逐一成为了王子战胜困难的精神动力。此外,作者特意安排了“不加大人的晚宴”这个环节,给孩子一个同龄人自由表达和相互倾诉的机会。

  《王子的长夜》有广阔的社会背景,涉及了多种家庭模式。文中重点描写了王子的四个朋友——小玛丽、月月、石磊和菜头,以及他们的生活现状。作为王子邻居的小玛丽任性娇气,沉默寡言的月月心地善良,班长石磊讲义气爱冒险喜欢出风头,菜头个人表现欲望十分强烈。在扔实心球等游戏中,他们是欢快活泼的,但是一旦游戏暂停,潜在心里深处的担忧和生活中的各种烦恼一一浮现出来:菜头在学校不合群,经常受排挤,同学都不喜欢和他玩,更严重的是家里有一个打他咬他的坏妈妈。王子的爸爸半年前远走他乡,卧室的墙上出现了可怕的狼影。石磊的爸爸住在医院里,身体不好,恐怕活不了多久了。小玛丽的妈妈爱玩,只知道饭局和酒会,而当医生的爸爸表情冷淡,脸上很少笑容,是冷冰冰的易亲近的人。月月的爸爸不靠谱,他私自把自家的房子卖钱做生意,钱没有了才回来,被月月的奶奶赶出了家门……这些家庭没有一个是完美的,或多或少都存在着一定的问题,并给孩子的成长带来了一定的影响。

  文学幻想世界的建造,往往会延伸作者自己的世界观,并与其对文学创作的一贯态度和坚持有很大的关联。“让孩子们看到生活的真相”是秦文君坚守的主张。她“为人生”的儿童学观,总希望自己的文字并不是单纯地给孩子提供喧闹的阅读快感,总希冀能给孩子带来现实生活的帮助。她曾经说过:“我并不主张把生活的阴暗面不加保留地告诉孩子,那样会误导他们的世界观;但是孩子的世界也不能只有阳光和鲜花。这个世界有美有丑,有单纯有复杂,有快乐有忧愁。我把这些都融入人物的命运中,让孩子们随着人物的命运,去解读生活的丰富吧。” 正因为秦文君坚持展示生活的真实,《王子的长夜》虽为幻想小说,却鲜活可见,富有想象的真实。

  幻想世界的入口:迷人巷

  儿童幻想小说的经典著作,如《爱丽丝奇遇记》《绿野仙踪》《哈利波特》和《纳尼亚传奇》等,往往以故事情节的离奇,人物形象的千姿百态和叙事节奏的快变为主要特点,很少关注现实世界通往幻想世界入口。在西方作家眼里,通往另一个世界只是一个瞬间的穿越过程。他们对通道本身很少着墨,如C·S·刘易斯《纳尼亚传奇之狮子、女巫、魔衣柜》中的衣橱,易斯·卡罗尔《爱丽丝奇遇记》矮树下的大洞,J·K·罗琳《哈利·波特》通往魔法学校的九又四分之三站等。而秦文君,却恰恰相反,她对这个入口充满了好奇心和留恋,不惜用较多的笔墨进行反复渲染,并赋予了迷人巷象征的意味。迷人巷的开启不是随意的,它需要黄宝石蜘蛛变成的迷你蜘蛛钥匙。当这把迷你蜘蛛钥匙靠近王子的房间时,床边白墙的挂钟会飞快地打转,通往迷人巷的两根雕刻精美的石柱会浮现出来。是否决定主动踏入这个迷人巷,暗示着王子独立担当意识的苏醒。当这个入口初现时,王子是略显怯懦,犹豫而拒绝进入。当入口第二打开时,“他并没有犹豫,一个箭步冲入,心里荡起很神圣的感觉,他要拯救妈妈和石磊。”王子内心在悄然地发生变化,他在逐渐变得勇敢,正积极地成长。

  幻想世界:人与生物的互变

  无论是在中国文学还是西方文学中,人与其他生物的互变是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写作传统。比起大人,孩子与自然结合得更加紧密,他们常常把动植物幻想成自己的同伴或者敌人。但是这种写作方式是有难度的,需建立在对人类性格的准确把握,以及对动物自有习性的深刻了解的基础上。在《王子的长夜》中,王子的亲人朋友的相继消失往往伴随着各种动物植物的突然降临。秦文君在安排扔实心球和不加大人的晚宴时,对各个孩子的性格进行了生动的塑造和有区别的表现。在动物方面,则让狼、多事鸟、刺猬、猫和仓鼠等,一个一个次第出现,给每个动物足够多的笔墨和表现时间。爸爸不见了,王子的床尾出现了一匹可怕狼影;妈妈不见了,王子的家里出现了一只保护他的大鸟;石头、菜头、小玛丽不见了,王子的身边出现了刺猬、仓鼠、小猫咪;奶奶不见了,王子的院子里长出了一棵七叶树。充满悬念文字和不急不忙的叙事节奏,使得故事中的人物形象真实可信立体丰满,消融了人与动物的距离,构筑起了一个真实的幻想世界。

  《王子的长夜》的伏笔无处不在,或许是一句简单的话,或许是一个小物件,或许是一句平淡的叙事,极大地增强了文章叙事的张力。只要用心去读,小读者就会有很多新奇的发现。如黄宝石蜘蛛像王子妈妈戴的黄宝石戒指;妈妈的杏黄色的手机出现在拱形入口处;多事鸟喜欢王子妈妈的真丝披巾;小猫“温柔起来甜美如棉花糖,发起火来好像白色飓风刮来了”的性情,“好像小玛丽”;刺猬有种,讲义气;仓鼠贪婪,什么样的东西都吃,“像贪吃的菜头”;蜘蛛在心的中间编了一只红色的发夹,而且最喜欢小猫。

  尤其令读者惊讶的是,当各种神秘恐怖的怪事接踵而至时,父母或者突然消失,或者惊慌失措,或者因其他缘由无法承当起应承担的责任,只有一个人,就是王子的姥姥,展现出了强人的形象。姥姥是传统的中国老人,她遵循古老而缓慢的生活节奏,早起用气功练吐纳和静功,有朴素的自然生死观,给王子传递着爱、希望、勇气和信心的力量。姥姥面对变故,一切泰然处之,她收留多事鸟,照顾小猫小刺猬,给王子传授爱和幸福的真谛。缺少了父母辈,祖孙俩相依为命,家里的很多事,姥姥都和王子商量着办。这种生活方式,与当下农村中的父母不在身边的孩子是多么的相像。看来,秦文君对当下留守儿童问题有着自己的深刻思考。

  在创作《王子的长夜》时,秦文君倾注了很多细经历,她采访了多位父母亲不在身边的孩子,还阅读了8000多封孩子来的信,与当下孩子生活现状保持着紧密联系和高密度的关注。希望秦文君对儿童文学创作的“较真”和坚持,写出有中国风特点的中国原创幻想小说,给孩子们带来更多想象力的冲击。

  神秘的时间河流,飘来飘去若隐若现的神秘城堡,王子和一只大鸟、一只蜘蛛、一只猫、一只刺猬、一只仓鼠、一棵七叶树将走向何方呢?勇气就是挺直脊背,哪怕感到恐惧,也要坚定向前。让我们跟着秦文君的文字踏入迷人巷,渡过时间河流,去寻找和解救真爱吧。